地方性知識視閾下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研究

來源: www.485230.live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20-02-19 論文字數:23454字
論文編號: sb2020020111083429371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教育論文,筆者通過文獻法、觀察法、比較法等方法考察民族職業教育的 歷史發展進程及表現特征,厘清少數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現實狀況,深入分析“普遍性”和“地方性”兩種
本文是一篇教育論文,筆者認為職業教育是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石,少數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發展的受歷史、基礎、現狀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形成了對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產生重要影響的“普遍標準”與“地方特色”兩種解釋體系,分析與解讀民族職業教育的可持續發展,需要從民族地區和民族職業教育同質化與異質化差異矛盾的辯證關系出發。

第一章  緒論

1.1 選題緣由
1.1.1 危機:少數民族地區地方性知識傳承發展的境遇艱難
任何一個民族都在與它周圍自然與社會環境中形成其特有的“形而上”知識理論體系和“形而下”勞動技藝體系。“形而上”的知識理論體系通過神話與宗教來解釋世界的起源、民族的出現與國家的產生;“形而下”的勞動技藝體系則是民族群體順應“形而上”的知識體系,在其獨特的實踐活動中不斷積累總結而演化形成的布帛菽粟等經驗技術體系。特色化的“形而上”知識理論體系和“形而下”技藝勞動體系相互撐持依賴,是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體系的特征。工業革命前,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的傳承體現為內生性、漸進式的發展與延續,在主動或被動與其他民族交往過程中,不斷吸收、豐富和延續本民族的地方性知識,并受民族自身“形而上”知識理論體系的規制,保持著堅強的特色性與獨立性。工業革命后,代表著先進與文明的現代科學技術以強烈的普適性勢態對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傳承提出挑戰。相比民族傳統技藝以人畜力等自然力為主的感性經驗技術,現代科學技術利用先進生產工具,極大的提高了勞動生產率,改變了人類勞動形式,物質的獲得變得容易。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的特征與表現形式使其難以孤立地存在,而必須將生存智慧與文化適應相結合即:物質與非物質、主體與客體、自然與社會等特殊的非線性問題相結合進行傳承。當少數民族地方性與現代科學技術相遇,其傳承發展遭遇危機,主要體現為三個方面:
首先,民族地方性知識傳承的“價值合理性”遭受質疑。“無論是昨天的工業化和市場化,還是今天的信息化和全球化都是以理性的邏輯在不斷地打破各種本土文化的‘生命之杯’①”對于年輕人來說,他們對本民族的地方性知識產生了懷疑進而視傳統生產技術和生存方式為“過時的”或“無用的”,少數民族地方性的傳承失去根基。
其次,民族地方性知識的傳承路徑逐漸萎縮。現代信息技術的強勢與便利使得少數民族青少年沉迷其中,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在地方性知識傳承中的“不作為”導致傳承出現了斷裂現象,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傳承的體系逐漸坍塌。
第三,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傳承與發展中的異化現象。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保存及開發中帶有與本民族實際生活脫節的功利主義色彩,在當前理論與實踐領域多從旅游資源開發的視角重現和利用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僅表演化、簡單化、碎片式地復制傳統文化符號,較少關注少數民族地方性知識體的內涵和體系有機完整性,體現了傳承和發展的異化,喪失了重要的民族人文精神。
..........................

1.2 研究意義
1.2.1 研究的理論意義
從地方性知識視角對民族職業教育的展開研究,作為尚不成熟的研究領域,具有很大的學術拓展空間與特殊價值。論文對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特色活力與理論自信進行辯證,深化對“普遍性”與“地方性”話語的理論分析,在進一步拓寬民族教育研究的范圍同時,對促進民族地區發展,解決社會轉型期因社會變遷帶給民族傳統技藝傳承的影響與問題,本研究提供一個新的視角。
1.2.2  研究的實踐意義
在實踐領域,本研究關注與尋找既能充分發揮職業教育功能又能突出民族文化特征的可行路徑,在“普遍性”與“地方性”沖突與整合中提供新的可借鑒的選擇模式。一方面對職業教育的民族發展方面進行豐富,另一方面使民族地區地方性知識得到傳承與可持續發展。論文旨在厘清普遍化與地方化發展對民族職業教育的復雜影響,明晰二者的規范和限制進而聚焦于質量的提升,對少數民族這一特殊對象開展特殊類型的教育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表 1-1
............................

第二章  概念界定和理論基礎

2.1 核心概念
2.1.1 地方性知識
“地方性知識”(Local  Knowledge)是美國人類學家克利福德·吉爾茲(Clifford Geertz)在闡釋人類學中創造的一個概念。也有人稱之為“土著知識”(Indigenous Knowledge)、傳統知識(Traditional Knowledge),“社區知識”(Community Knowledge),“土著遺產”(Indigenous Heritage),“土著知識產權”(Indigenous Intellectual Property),“無形文化遺產’,(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等①。
長期以來,人們對地方性知識的理解把握,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取向:一是把地方性知識概念和性質泛化、政治化;二是忽視、壓制地方性知識,認為地方性知識在現代化時代中已經終結。學界大多從第三條路入手,從肯定地方性知識的歷史價值與實踐價值出發,力求在政治中立層面去把握地方性知識的特殊性、整體性、多樣性,力圖給出一個具有政治中立性的地方性知識定義。然而,這種理解方式不可避免地淡化了地方性知識的權力維度,掩蓋了地方性知識復雜的歷史屬性和多樣化的背景。
本研究認為,知識并不是由科學家們“發現”并“描述”的純粹、客觀的絕對真理,而是在特殊文化、社會影響下“構建”出來的。因此,地方性知識可以界定為:生成于一定歷史、地域、民族之中,并在其中得到確認、理解和保護的知識體系。在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中,地方性知識通常與多元文化密不可分,各少數民族的文化基本都形成了地方性知識,必須在各民族的文化框架內才能得到理解。
2.1.1.1 地方性知識提出背景
(1)對普遍主義知識觀的懷疑與批判
人類學理論發展史上存在著“普遍主義和歷史特殊主義之間的方法之爭”的學術背景。在科學特別是自然科學領域中,普遍主義者力圖發現和尋找在人類知識中存在的共同特征與普遍規律。而全球化與現代化浪潮滌蕩著一切地方性與民族性,使得人類文化與知識自覺、不自覺地走向趨同,在這種趨同下形成了一種所謂“普遍性”的敘事框架,其具體表現為知識的世俗化、統一化、科學化、權威化。從理論上說,知識產生于與主體與客體發生關系的過程之中,拋開主體去討論知識特別是普遍性知識是無稽之談。普遍主義知識觀是以抽象人性論為依據,以絕對普遍性為方法論去看待人與知識的知識觀,但是人的主體形態不是抽象的,而是具體的、復雜的、多層次的。主體都是在存在差別的環境中,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活動內容構成了主體多樣化的現實。肯定他們差異化的文化傳統與現實利益,承認特色的不同,是文明社會的基本準則。
...........................

2.2.1 職業教育
2.2.1.1 職業教育內涵
從有職業教育這一名詞伊始至今,不同國家、不同歷史時期對職業教育概念的界定和使用有較大爭議。“職業教育”用英文表達有三種主要方式,包括“vocational education”、“professional education”、“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其中“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在 1999 年國際職業技術教育大會上提出,成為各大國際機構的廣泛使用的提法。
作為教育類型、教育活動的一種,職業教育從屬于“教育”這一上位概念,具有“教育”的基本特征④。從廣義上來說,《教育大辭典》將職業教育定義為:“傳授某種職業或生產勞動知識和技能的教育。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為,職業教育是普通教育的組成部分,是人們進入職業界及社會領域的手段之一,也是消除貧困的一種方法,同時也是終身學習的一項重要內容。
從狹義來說,職業教育是指在普通教育的基礎上以職業學校為載體的一種教育類型,它給予受教育者提供不同水平的專業技能訓練(教育服務)以幫助他們適應某種職業需要,成為社會所需的應用人才。
因此,我們結合以上分析為職業教育下一個定義:職業教育兼具“教育性”和“職業性”的雙重屬性,是以學校教育為主要形式,以具有一定學習能力和學習愿望的人為主體,以培養人掌握相關技能和知識為出發點,以幫助他們獲得更好生活為目標的一種教育活動。
..........................
 
第三章 地方性知識在民族職業教育發展中的內在價值 ..................................... 29
3.1 歷史回省:地方性知識與民族職業教育的交叉演變 ......................... 29
3.1.1 差異:古代少數民族職業技藝的傳承.................................... 29
3.1.2 統一:少數民族“現代性”的職業教育發展的形態................................. 33
第四章  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現狀與省思 .............................................. 42
4.1  東西部職業教育發展現狀 .................................. 42
4.1.1  辦學規模........................................ 42
4.1.2  專業設置......................................... 44
第五章 地方性知識視閾下的民族職業教育的路徑選擇 ............................... 61
5.1 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價值皈依 ................................... 61
5.1.1“普遍性”的追尋.......................................... 61
5.1.2“地方性”的守望..................................... 67

第五章 地方性知識視閾下的民族職業教育的路徑選擇

5.1 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價值皈依
民族教育研究者們都會糾結于一個無法回避的悖論:學校教育如何在文化的特殊性和普遍性之間做出選擇①?對民族職業教育而言,需要更直觀的面對普遍性話語與地方性話語所帶來的傳統——現代、文化——經濟、國家——地方的對立統一。這些矛盾既構成推動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發展的力量和源泉,又成為民族職業教育邊際定位與跨越設置了障礙。因此,有必要深入探討“普遍性”與“地方性”兩種發展模式的價值皈依,為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模型構建提供理論奠基。
表 4-5 黔東南民族職業技術學院 2016 年專業設置一覽表
5.1.1“普遍性”的追尋
5.1.1.1“普遍性”發展模式的價值依據
(1)“普遍性”發展模式的特征
“普遍性”發展模式有四個主要特征。第一個特征是統一性。世間萬物都受到某種確定的、必然的秩序和原則的制約,在“普遍性”標準內永遠在尋求秩序的形成和效率的提高,事物的離散、無序、孤立和低效狀態是不允許存在的,為了達到事物之間的最優關聯,嚴密的邏輯關系和嚴謹的結構要無時無刻存在于事物發展過程中,而統一規范正是強有力的力量。為了避免認識的模糊、評價的失范、行為的無序及成效難以認定②,人們要評價存在于特定時期和特定條件中不同的事件,只能將事件置于統一標準之下。從這個層面來看,統一性是對對象異質性程度的基本檢驗,只有在統一規范的視野下,才能使得“普遍性”標準最大程度地實現。 
第二個特征是可量化性。事物本身和事物之間存在著許多不具體、模糊的因素,需要用明確的、清晰的數據來表示,這種數據的表達需要一種便捷高效的渠道,即數理邏輯。數理邏輯下的量化指標給事物之間帶來可通約性,能有效提高處理具體問題的效率。借助涵蓋數學、統計學、概率論的數理邏輯建模,有利于“干凈利落”地將復雜事物進行還原和分解,提煉出事物的共性,幫助事物和信息進行符號化、形式化處理。可量化性作為“普遍性”發展模式的特征,能夠盡可能的詮釋事物的復雜性和多樣性,提高“普遍性”發展模式的有效性。
第三個特征是最大化。“普遍性”發展模式的根本追求是永不停滯的效率最大化,其中的“最大化”在西方經濟學推動下,從一種經濟學特征演變成了價值判斷。在市場經濟環境下人們采用根據經濟行為中的“成本-收益”分析來指導公共決策,“尋求以最小的投入獲取最大的產出”成為“普遍性”發展模式的基本目標。同時通過資源利用最大化的合理性分析,使經濟社會達到最大的產量組合曲線,即“生產可能性邊界(production-possibility frontie)”的正確性得到普遍認同。“最大化”的特征也體現了這是完全以理性為條件的謀利行為追求和行為傾向。

...........................

第六章  結語

 

職業教育是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石,少數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發展的受歷史、基礎、現狀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形成了對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產生重要影響的“普遍標準”與“地方特色”兩種解釋體系,分析與解讀民族職業教育的可持續發展,需要從民族地區和民族職業教育同質化與異質化差異矛盾的辯證關系出發。
目前,民族職業教育發展存在著兩種局限。其一是局限于外顯“普遍性”的追趕,使統一標準成為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方向,對于發展向度的考慮集中在對差距的追求,地方性的內聚與特色被忽略;其二是局限于表面“地方性”的挖掘,將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的差異要素發展停留在狹隘的、低水平的自我指涉、自我參照、自我封閉上,而不進行多元開放的操作,難以形成推動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發展的特色。研究通過民族職業教育的發展趨勢的論證,對民族職業教育普遍性發展與地方性發展之間的價值依據、意義、局限等進行了詳細的闡述,打破“非此即彼”的觀念,將普遍性與地方性兩種話語下民族職業教育發展的平衡路徑作為一個動態的整體對象加以交叉比較。
地方性知識視閾下的討論是對民族職業教育的發展的理論探索與嘗試,我國民族職業教育的改革發展思路與發展方式仍有許多問題有待厘清和進一步探討。
一、“普遍性”與“地方性”兩種民族職業教育發展模式的博弈仍將長期續存
在新時代的發展過程中,需要革新職業教育的發展模式,但對“普遍性”與“地方性”兩種模式利弊的權衡仍將繼續。當前,對“地方性”的強調來自于對民族職業教育差異化戰略優勢的日漸關注與重視。但是,由于行政決策部門具有最高話語掌控權與行動主導權,因此,在民族職業教育兩種發展模式中,“普遍性”發展模式包含著決策者的價值取向,處于一個總體戰略的優先位置。而隨著理論研究與科學實踐的深入,兩種模式的合和不可避免并有意識的進行調整,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的和諧發展。但“普遍性”話語在制度的慣性作用下中仍然將功利的、結果的導向注入到民族職業教育發展之中。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485230.livehttp://www.485230.live/jy/29371.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教育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教育論文頻道(http://www.485230.livehttp://www.485230.live/jy/)查找


保本型理财产品